人民时间
文化艺术
科技数码 | 生活消费 | 女性时尚 | 娱乐综艺| 游戏动漫 | 汽车网站 | 酒店旅游 | 医疗健康 | 家居房产 | 财经商业 | 文化艺术 | 法治舆情
亲子母婴 | 体育运动 | 教育培训 | 食品餐饮 | 农业园艺| 公益环保 | 电商物流 | 情感心理 | 职场管理 | 视频音频 | 交通能源 | 评论调研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视频|法治|推广

《沃日河谷的太阳》,一部藏地文学的回旋曲

2020-12-4 20:29 |来源: 人民时间网

  作者:谢天开 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教授

  在小说《沃日河谷的太阳》中,在一百四十五年的光阴里,沃日河谷的太阳曾经映耀过三次冲天狼烟:第一次为清廷与土司之战;第二次为土司与土司之战;第三次土司与山民之战;战火的主题在小说反复出现了三次。如此的结构呈现出明显的回旋曲式风格。

  所谓回旋曲,这类风格的音乐基本原则是:主要主题周而复始地循环反复,在其重复之间,插以对比性的副题,在回旋曲中主题至少要呈现三次。如果说复调曲式为一种共时性艺术,那么回旋曲式,是则表现为明显的历时性艺术。


  第二次金川之战打得异常艰难,才旺措美得以保全性命实属幸运。清军在将领阿桂的指挥下朝擦耳寨逼来,才旺措美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趴在碉楼的射击口等待着清兵进寨。

  以回溯的方式,展现出回旋曲的第一叠“往日战事”:让小说叙事时间定格于1766年乾隆间的第二次金川之战。然后,通过第一代河谷土司侍卫才旺措美的流落,散点透视边地日常生活一系列传奇般的地方故事:金矿的美梦、黑店的强盗、爱恋、迎娶、瘟疫、难产、藏獒、丧葬……

  小说回旋曲的第二叠“达维之战”。在这一阕中,借以粮食与鸦片之争,来呈出沃日河谷中的藏地农区风土丰肥、风物茂盛,风情娇娆,风味诱人、风俗奇异。并且登场的中心人物已是第二代了:才旺措美的儿子丹蓉娃,侍卫之子还是侍卫;少土司多吉马;但管家依旧是仁青,只是变成了老管家。

  小说回旋曲的第三叠是“攻寨”。面临“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实际上的第三代河谷土司、名义上的朝廷守备三木羌心里是这样思忖的:

  他爷爷恐惧的是清廷的压境大军,父亲恐惧的饶坝过来的抢粮大军,到了他这里居然要恐惧一伙闹事的山民?!

  当1911年成都辛亥保路运动历史大事件的骤然播及影响至藏汉边地沃日河谷时,在极为复杂的时局面前,这位末代土司进退失据,无可奈何,于外于内,雄风退化,羼弱甚至于窝囊……如此的人物形象的塑造,让读者联想起许多历史人物了。沃日河谷的三次战事,分别为皇权与土司权之争;土司权与土司权之争;官权与民权之争。并且,通过发生在同一空间里的三次战事作为小说的背景与历史的挂钩,来展示与塑造了沃日河谷作为藏汉边地在百余年来历史变迁中的社会文化背景、人们的生活方式、生活理想和精神状态,进而让小说具有了民族志般的品质。

  回环往复的结构,是一种古老的文学的结构。无论为汉地的经典文本《诗经·桃夭》《诗经·蒹葭》,还是藏地的活态史诗《格萨尔王》,都含有这样一唱三叹,回旋复踏,不断地升华主题的回旋曲式。中华古乐《阳关三叠》,亦为采用这样曲式,呈现主题。《沃日河谷的太阳》采用如此回旋曲式的结构,主要的主题周而复始地循环反复,在其重复之间,插以对比性的各种传奇副题,以推动社会生活情节的转换,历史文化场景的更替。以边地世俗社会生活中各阶层的个体生命、自然人性、食性欲望、艰难经历为中心建构起小说历史文化日常生活内容。如此的叙事方式,可以视为对于中国诗学的承继而在小说艺术上的发扬,进而让小说散发出一种史诗般的诗学光芒。


  在西方古典音乐中,与复调一样,回旋曲亦是一种古老的曲式,却古典而现代,历久弥新。比如早期例子,甚至包括海顿和莫扎特时代,乐段划分清晰可见。海顿的D大调钢琴奏鸣曲第九号的末尾章是早期回旋曲的典范,尽管A段每次反复都各不相同,尽管有多次反复,依然会引起新的兴趣。最为典型是德国十九世纪作曲家门德尔松的《随想回旋曲》,是一部大型的回旋曲式结构的乐曲,此曲不仅具有浪漫优美旋律,还搭配了和声法和对位式的性格乐段,构建出既对比又平衡的独创曲式,形成此曲最大的特色与魅力。

  小说的执笔者王跃作为音乐的资深爱好者,喜欢聆听西方古典音乐,熟悉复调的曲式与回旋曲式。另一位作者泽里扎西作为沃西河谷地区的历史文化民俗专家,亦为小说提供了大量的嘉绒藏族民歌。他们两人的合作奠定了小说《沃日河谷的太阳》的回旋曲风格。

  形式决定内容,内容创造形式。《沃日河谷的太阳》作为小说的回旋曲,在叙事语言上对位的文体为藏汉文学融合,既有汉地文学的古典与方言风格,又具藏区文学的浪漫与幻想。小说的叙事语言基本风格为:寓主观抒情于客观叙事,熔客观描摹为主观感觉。在叙事节奏上的对位,小说的叙事情节基本节奏为:上卷为强弱弱的节拍,下卷强弱次强次弱的节拍,以对应不同时代的历史文化的叙事。小说基本叙事风格明朗而轻快,浪漫而唯美,并又显示人类民族文化的原始质朴野性之美:

  桑吉巴拉已激动得语无伦次,浑身得肉都在战抖。她现在更爱吃肉,而且少女的春心萌动,思春怀恋,特别是不能看见这种英俊的男人。她是一匹拴在马厩里的怀春母马,随时准备扯断束缚自己的缰绳,奔向她的雄性马儿。

  如此直白又粗狂的描述,将嘉绒少女的原始炙热表达的淋漓尽致,同时又显得非常的朴实纯净。而对嘉绒少年英勇粗犷描写:

  他只喝酒和耗牛血,口渴了就爬上耗牛背用“左插子”挑破牛背上的血管,用嘴接喷射而出的牛血狂饮,然后用湿漉漉的黄泥去堵牛的伤口,放归牧场,有好几头牛血管爆裂,流血而亡。

  如此野性而壮美的文字打造出一个极具原始性的边地生活场景,让读者不仅没有觉得不适,反而有种身体与心灵的原始天性被释放,原始欲望被激活之感,而将久居现代文明生活的读者带入沃日河谷特有的民族历史地理文化语境而产生开敞心扉地阅读愉悦。

  《沃日河谷的太阳》作为小说的回旋曲,回旋了在大历史背景下,百年来嘉绒藏区日常生活场景与语景的蜕变,虽说至今亦无法辩识如此的蜕变是进步,还是退化,是建设,还是毁坏。

  《小金县志》记载:

  沃日河,源于小金县东部与汶川、理县交界处四姑娘山脚下的长坪沟、海子沟,流经达维区的日隆、达维、日尔、沃日、结斯乡,入美兴区的老营乡猛固桥,与抚边河汇合。全长70.5公里,流域面积1759平方公里,总落差1960米,平均比降千分之23.4米,多年平均流量37.43立方米/秒,多年平均径流量12亿立方米。

  《沃日河谷的太阳》作为长篇小说的回旋曲,亦如奔腾于高山深谷之中的沃日河一般峻峭急切,野性轰鸣。整部小说仅以275千字,简洁明快地横切了沃日河谷里百余年来发生的三次战事,描述了百余年来生长的三代人民,然而小说在叙事节奏上又为于一张一驰间从容有度的。小说的上卷“阳光照在沃日河谷”明快流畅地就写了两次战事映照出两代人民自然而充满野性的思维与生活;而在下卷“狂风席卷沃日河谷”,叙事节奏因文学叙事的内在逻辑的规定性而明显缓慢下来,在大变局骤临之时,历史社会局面变得异常,各阶层的生死冲突变得血腥,天地万物景象狰狞,沃日河谷野性文化冲动衰退,先前的浪漫转让为当下的现实,文明的思维与生活如此眩目。叹逝而思纷,悲喜懔懔,眇眇茫然,亦如自然界的沃日河行将与抚边河汇合时,河面变得宽阔渊深,水速忽然变得迟缓起来,最后依依不舍地与抚边河一起成为了小金川,旧的终结即为新的开端。

  《沃日河谷的太阳》作为小说的回旋曲,历时性为其结构上之最大特色,即创作出一种不间断的自然绵延流动感。

  王苍远躲过了劫难,与绒布仁钦扮成夫妻在老鸦岩附近藏匿多时,后来辗转回到了懋功,住在一座碉房里成了一对真夫妻。绒布仁钦家的后代声称是河谷土司的血脉,但历史学家们多带着疑惑的眼光。

  小说中的王苍远是实际上的第三代河谷土司三木羌之妻,为第二代河谷土司多吉马的汉族侍读之女;而绒布仁钦则是第二代河谷土司侍卫丹蓉娃之子,他的爷爷就是才旺措美。

  《沃日河谷的太阳》作为小说的回旋曲,在最后结尾时又呈现出一个未完成性的姿态,以“没有开端和结束的生活”与后来的历史文化保持着一种新的接续的可能,而让读者充满期待。
分享按钮
人民时间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本站所刊登的首发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人民时间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2018 - 2019 www.peopletim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